深海狸

太饿了只能自己动手。。脑补的栗子本人高中时期日常逃课短小片段,文笔不存在且OOC慎。栗子基友名字瞎掰的,无明显cp向,其实基友就是我【。】

     


    “太热了啊,还是去游戏厅吧?”渡边摘下了鸭舌帽,抓乱了被闷得汗湿的头发,眯起被太阳刺得睁不开的眼睛有气无力地对在前面自得其乐玩着滑板的小栗的背影喊道。小栗像是没听到似的又往前滑了一段,又拐了个弯绕回到渡边面前两米停下,“你带钱了吗?我全身上下只有200日元,昨天打电玩输光了。”“欸——搞什么啊你小子……我请,作为回报现在去给我买冰镇可乐。”塚本啧了一声,从裤袋里掏出几枚硬币扔给了小栗。“遵——命——”小栗接过硬币揣进兜里,踩着滑板滑向前面的便利店,染成张扬金色的发梢在阳光下跳跃着,衬着左耳带钻的耳钉,晃眼得很。
       等小栗到井之头公园边的游戏厅的时候渡边已经结束了好几轮了,有输有赢。他收起滑板,把冰镇可乐贴到了渡边的脸上。渡边被刺激得一激灵就往边上躲,视线却仍黏在游戏机上,手也不停,“帮我拧开。”“啧。”小栗一脸不耐地拧开瓶盖自己先灌了两口,长舒一口气,“啊——夏天果然还是要喝可乐嘛。”渡边接过饮料,指尖碰到了小栗附在瓶身上的手指,冰凉还带着湿意,是可乐瓶外壁上的水。他不自觉地摩挲了两下,小栗没什么反应,依然兴致勃勃地盯着游戏机的显示屏。“你这家伙不行啊——还是换我来一把。”渡边懒洋洋地起身让出了座位,“你只会输光我的钱。”“嗤,小瞧我?本金翻倍给你看。”小栗不忿地反驳了一句,便投入到了游戏中。渡边坐到了邻边的游戏机前,却没再继续新一轮,转而盯着小栗的侧脸,“旬。”“嗯?”小栗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输了要还我钱。”“欸——?”“赢了我请,输了赊账。”“喂骗人的吧——那么吝啬会被揍哦?”“你想揍我?我奉陪。”“啊——好烦,我会还的行了吧!”小栗不出意料地输了,愤愤地锤了一拳无辜的游戏机,撇着嘴转过脸朝渡边露出了烦躁又委屈的表情。从渡边的角度看过去,小栗微鼓的脸颊和微撅的嘴唇像是在撒娇。渡边愉悦地笑了起来,“骗你的。”